首页 W生活权 Y生活记 休闲生活 R吃生活
主页 > W生活权 >电子业模範生 为前进中国做假帐? >

电子业模範生 为前进中国做假帐?

每股赚 20 元的快闪记忆体控制 IC 厂会爆出假交易事件?做中国的生意面临什幺两难?这桩案件,恐怕只是业界冰山一角。

进入一个规範模糊的市场时,追求成长和合乎法规,是商界无解的两难习题吗?

八月五日傍晚,新竹地检署搜索台湾最大的快闪记忆体(NAND Flash)控制 IC 厂群联,约谈董事长潘健成与多名员工,怀疑潘健成和群联涉嫌隐匿与其有实质控制权的联东电子(现更名为曜成科技)、华威达科技与永驰科技三间公司,在二○○九年至二○一四年间的关係人交易,单年度的部分重大交易甚至高达百亿元,以群联近几年的营业额来看,占其营收近三到四分之一。

同时群联与这三间公司,涉嫌有四千万美元(约合新台币十二亿五千六百万元)的假交易。据了解,检调比对永驰跟群联、联东和华威达的外汇进出资料,以及海关通报的异常资料,认为数字无法兜拢,因此推测当中有不实交易。

潘健成后以两千万交保,召开记者会强调:「绝对未从中取得不当利益,更无所谓掏空,」声明每一分获利均为真实。

群联向来是记忆体业模範生,去年营收三百七十二亿元,每股盈余逾二十元,领先同业。一位记忆体业分析师表示,群联是独立于东芝、美光等大厂外,全球少数拥有快闪记忆体控制IC能力,又能跨足记忆体模组的厂商,因此即便出事后,供应商与客户仍表示支持。

但这样一间台湾科技业的模範生,为什幺涉嫌隐匿关係人交易,甚至有假交易之嫌呢?

潘健成口口声声强调,这些违法行为,是为了「公司长远布局」、「对手不遵守规则,︙︙我们究竟要平庸的经营,还是积极经营?」既承认自己「踩红线」,却又欲言又止,更让这案子充满弦外之音。熟悉科技与记忆体产业的财会和法务人士认为,群联事件,其实是将这产业「不能说的秘密」给翻上檯面。

「每一家公司要卖到中国去,几乎都有他们的变通方式。」一位熟悉记忆体产业的人士表示,为了进军中国,在海外设子公司、或开设有实质控制权的代理商,将货品卖进中国,是记忆体业常见手法。原因有二,一是为了让帐面上的营收与获利稳定。

记忆体是价格起伏相当大的产业,最上游的记忆体颗粒,一年间价格可以在十倍上下来回。连带的,下游记忆体模组价格也跟着起伏,过去在中国,甚至有人将记忆体模组当成黄金白银一般做期货交易。

上市公司为了让营收与获利平稳,因此会用相对稳定的价格,将货品销往表面上看不出有从属关係的海外子公司,再由海外子公司将货品销到客户端,把营收、获利波动大的风险,留在海外公司,使台湾母公司的财报相对平稳。

以群联为例,有可能将快闪记忆体模组,用相对稳定的价格,先出货至永驰、联东和华威达三家公司,再由这三间公司将货物销往大陆,这期间因记忆体价格波动产生的损失或获利,便由三间海外公司承担。

「这是满常见的方式,不只记忆体界,台湾 IC 业也会这样,但记忆体价格波动明显,上市公司有数字绩效压力,特别会这样做。」该记忆体业分析师表示。

设立海外公司的目的之二,则是为了支付那些「没有凭证」的费用。

该名记忆体业人士举例,假设一批货是十元,台湾母公司会用八元将货销往海外公司,再由海外公司将货物以十元销出,中间的两元利润,则留在海外公司,当作「缓冲」(buffer),支付营业上许多无法取得合法凭证的费用。

「例如你给客户的总经理一百万、给中国关税署官员钱,你怎幺拿凭证?专利兴讼叫人家不要来告你,你要怎幺给钱?」该产业人士表示,尤其进入中国这种充满潜规则、缺乏规範的市场,更需要这些费用,摆平经商时会遇到的大小障碍。

这种将货品以低于市场价格卖出的方式,有可能损及公司利益,但以群联为例,公司可以主张,若没有将利润留在海外,支付檯面下的营业费用,将无法为公司创造更大的利益;但反之,检察官也可以合理怀疑这些利润,是否进了公司高层的私人口袋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