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W生活权 Y生活记 休闲生活 R吃生活
主页 > 休闲生活 >台湾中药房文化濒绝迹 卫福部2月祭解方 >

台湾中药房文化濒绝迹 卫福部2月祭解方

台湾中药房文化濒绝迹 卫福部2月祭解方

一条法令不完备的药事法,让全台中药房每年以 300 家速度消失,热爱中药的二代接班人不忍中药文化、父执辈毕生心血就此走入历史,纷纷上街陈情,卫福部承诺将于 2 月祭出解方。

去年 11 月 6 日,全台 1000 多名中药房业者集结卫福部大门抗议,要求政府重视中药业者面临的困境,情绪激动一度与警方发生推挤,引发各界关注。

头绑「救中药」抗议布条、在抗争队伍第一线带头高喊口号的女子,正是中药房媳妇、现任台湾中药从业青年权益促进会理事长古承蒲。

出身苗栗客家人的古承蒲,小时候经常和妈妈上中药房,她回忆,那是一间两层楼的老房子,周围全是绿油油的稻田和芋头田,每次经过中药房,总会见到学徒们忙着洗药材、炒药材。

中药房里没有刺鼻的消毒药水味,只有浓浓的中药材香气,白髮苍苍的老中医师坐在木製板凳上替病人把脉、看病,老中医的儿子就在旁帮忙抓药,加上每次到中药房都有甜甜的山楂饼可吃,让看病变成令人期待的事。

在过去没有健保的年代,看病是笔不小的开销,因此老一辈相当重视养生,常煮中药茶饮增强免疫力,让自己不容易生病,到中药房添购进补药材的人总是络绎不绝。

然而,开启古承蒲和中药之间缘份的关键,其实是伴随她多年的经痛问题。护理师出身的古承蒲,从小饱受经痛所苦,经常痛到蹲在路边吐、送急诊打点滴,多年来寻求妇产科医师协助都无法改善,只能靠止痛药缓解,直到认识家里开中药房的先生,每月喝先生亲手炖的四物,短短半年就摆脱止痛药。

直到婚后生完第一胎,婆婆遵循古法替她坐月子,天天用酒水炖汤药、用中药擦澡,「月子坐完我整个人脱胎换骨」,不仅奶水足、精神好,冬天再也不会手脚冰冷、过敏也好了,这才发现中药的奥妙,隔年便辞掉工作,全心投入中药房工作。

外人总认为中药房不过是单纯的买卖药材,直到实际做了,才发现完全不是这幺回事,古承蒲说,不仅要认识上百种中药材,也要学炒药、切药等炮製技术,替客人煎药、磨药、晒药全是功夫。

古承蒲的公公徐炳壬从小在迪化街当学徒、经营「忠春中药房」超过 40 年,总是说中药是善的行业,可以让人恢复健康、预防疾病,时时对夫妻俩耳提面命,一定要「忠义而行,守德而作」。

根据现行药事法第 103 条、传统中药业者落日条款规定,民国 82 年 2 月 5 日以前凡是合法经营中药房的业者,都可继续中药材贩卖业务,并指出在「中药师」尚未设立前,中药商必须修习一定中药课程,并且经过国家考试及格,才能从事中药材买卖、调配固有成方、调剂中医师处方药品等工作。

为了继承公公打拚一辈子的中药房,古承蒲上遍各种中药课程,却等不到药事法规定的国家考试,迟迟无法取得中药商执照,这也是多数中药房第二代共同面临的生存难题。

当握有中药商执照的父执辈辞世,经营数十年的中药行招牌就必须拆下、被迫关门,台湾的传统中药房也从 82 年的 1 万 5000 家锐减至 8000 多家,并以每年关 300 家的速度消失当中,有照中药业者年龄高达 65 至 80 岁。

不让中药房消失 卫福部承诺 2 月祭解方

为了釐清「药事法」第 103 条规定的中药从业人员身分,卫福部长陈时中去年 11 月也承诺,将于 3 个月内找第三方团体开会,把吵了 20 年的法律争议讲清楚、说明白。

陈时中坦言,中药师制度是可长可久的国家制度,将考虑研拟相关教、考、用政策,并讨论目前药师仅修习 16 个中药学分,是否足以执行中药业务,盼建立完善中药管理制度,让中药产业回到正轨。

中医药司科长陈聘琪受访时表示,去年 12 月 26 日已召开第一次专家谘询会议,邀请中药商、法律相关专家与会,专家认为中药商存在有其必要性,如今中药商老化、凋零严重,已成迫在眉睫的社会问题。

陈聘琪说,未来法令不论如何解读,卫福部都得让中药商有持续存在的法令基础,同时思考人员新生及产业未来方向,目前已拟定多个可能方案,但最后仍将由陈时中拍板,最晚 2 月初对外公布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